互聯網大佬打臉史

  • 瀏覽次數:152
  • 發表時間:2019-10-06

  中國互聯網的發展,是一部由大佬撐起的奮斗史,也是一部由大佬主演的打臉史。

  和傳統行業不同,互聯網行業日新月異,從業者趨于年輕。馬云唱起了搖滾,馬化騰跳起了嘻哈,李彥宏搬出了架子鼓,這讓他們在大眾眼中的形象更加真實親切。與此同時,大佬們樂于登臺演講,表明決心,輸出觀點。

  但俗話說,言多必失。大佬們在開始表演的同時,免不了出現局面反轉以至被打臉的尷尬處境。

  比如,雷軍曾公開表示小米只做高端機,話音未落就推出了低端機型;馬云曾拍著胸脯說不會涉足游戲,但阿里最后還是成立了游戲事業群;賈躍亭出走美國后,“下周回國”已經成為行業笑梗。

  讓互聯網大佬停止發聲是困難的。他們或出于主動,或因為被動,即使來自不同行業,處在不同企業發展階段,都陸續踏進了同一條被打臉的河流。

  他們的故事各有差異,打臉的過程卻有一些共性。我們將之總結為以下四個類型:張口就來顯個性、死不承認杠到底、兜售情懷假正經、狂放煙霧收漁利。

  張口就來顯個性

  代表人物:雷軍、羅永浩

  中國互聯網是一個粉絲文化盛行的行業,即便是企業家,也有機會能成為跨界網紅。小米創始人雷軍,就是抓住了互聯網的特性和用戶心理,讓小米一炮而紅。而雷軍本人也頗具個性,憑借 “站在風口上,豬都可以飛起來”、“生死看淡,不服就干”等雷人雷語,成為企業家網紅。

  張口就來,個性十足,這讓雷軍在收獲粉絲的同時,有時候也會出現翻車。

互聯網大佬打臉史

  2012年4月,有千萬粉絲的大V雷軍,在微博辟謠小米要推出899元的低配版手機,稱“小米專注在高性能高性價比的發燒級手機,認認真真把高端手機做好就夠了,不考慮中低端的配置”,同時還@了小米官方,以表明決心。

  然而一年后,小米就發行了Redmi紅米,主打中低端市場,堅持極致性價比路線。這款產品甚至在2019年1月被小米宣布獨立,金立集團前總裁盧偉冰加盟小米,被任命為小米集團副總裁兼紅米Redmi品牌總經理。

  和雷軍一樣被打臉的還有錘子手機創始人羅永浩。

  相比雷軍,羅永浩更能“張口就來”,錘子手機的發布會,被業內調侃為羅永浩的“單口相聲”。臺上好幾個小時的演講,就像一場精心設計的脫口秀,而他頻繁曝出的金句,更成為日后傳播的一大亮點。

  錘子的第一款產品Smartisan T1,最初定下了3000元的高價。在發布之前,羅永浩在微博表示,“如果低于2500,我是你孫子”。

  根據他的計劃,這是一款定位中高端的產品,他特地強調,“我特別反感有的手機廠商在新品上市時定一個高價,之后很快又會降價的做法。我們的這個價格會一直堅持整個產品周期,除非下一代產品上市,前一代需要清理庫存了,才有可能降價”。

  然而T1上市不到4個月,價格直接從3000元降到1980元,不僅沒堅持到整個產品的生命周期,下一代產品的影子都沒出現。

互聯網大佬打臉史

  這或許是手機行業的共性。言論的更新進度,永遠跟不上產品的迭代速度。產品更新換代速度太快,產品定價跟不上市場需求。在業內人士看來,另外一個重要原因則是,雷軍和羅永浩都高估了自身產品的高端號召力,低估了下沉市場的爆發力。

  對于產品人而言,這并非什么大問題。大部分情況下,粉絲也不會因為大佬“言行不一”而對他們進行指責。畢竟,只有做出好產品,才是最終對用戶負責。 

  死不承認杠到底

  代表人物:周鴻祎、賈躍亭

  張口就來是個性,但能否堅持就是另一回事了。互聯網行業流行“硬扛”,一條道走到黑,我自不管不顧。

  如果說,雷軍式打臉,還夾雜著產品人的淳樸和個性,那么周鴻祎式資本運作,則帶有一絲暗中操作的意味。

  2015年6月,360宣布從紐交所私有化。私有化歷時一年多,周鴻祎抵押了360大樓和“360”商標進行貸款,并從招商銀行拿到了7年期30億美元貸款。

  私有化完成后,A股市場冒出一批“360私有化概念股”,市場流傳著一批360的借殼名單。在借殼方案公布之前,周鴻祎在多個場合告誡大家不要聽信傳言。總之,就是不承認360將會在A股借殼上市。周鴻祎當時是這樣回應的:“謠言太多,我們沒有任何資本方面的考慮,沒跟任何人談(借殼上市)。”

互聯網大佬打臉史

歡迎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