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把準入關 筑牢“防火墻” 金控公司監管將有規

  • 瀏覽次數:123
  • 發表時間:2019-10-07

  金融控股公司本身并不是風險的代名詞,缺乏監管導致存在監管真空,才使得野蠻生長的金控公司風險加速積累。

  除了在源頭嚴格市場準入,資本來源真實性等也是《金融控股公司監督管理試行辦法》規范的重點。專家認為,確保金控公司能夠得到嚴格監管,還必須配套推進金融監管體系改革。

  距《金融控股公司監督管理試行辦法(征求意見稿)》(以下簡稱《辦法》)的意見反饋截止時間已過去1月有余,市場靜待《辦法》正式出爐。

  專家認為,在對金融控股公司加強監管的同時,如何進一步保持創新與穩定的平衡、長期發展與防范短期風險的平衡,仍值得探討。

嚴把準入關 筑牢“防火墻” 金控公司監管將有規

  金控公司風險何在

  在《辦法》出臺之前,金融控股公司被認為是對兩個或兩個以上不同類型金融機構擁有實質控制權的公司,并持有多張金融牌照。

  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數字金融研究中心研究員王勛介紹,近年來我國金融業市場化程度不斷提升,經營模式由分業經營向綜合經營轉型。在此過程中,一些非金融企業通過發起、并購、參股等方式,投資控股多家、多類金融機構,形成了金融控股公司。

  金融控股公司本身并不是風險的代名詞,缺乏監管導致存在監管真空,才使得野蠻生長的金控公司風險加速積累。

  交通銀行首席經濟學家連平認為,在相關法律法規不健全、有效監管體制尚未確立的情況下,金融控股公司的野蠻生長將會加大金融體系風險。比如,在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期間,較之遭受重創的雷曼、貝爾斯登等單一的投資銀行,匯豐、花旗等綜合性金融集團盡管也遭受了不同程度損失,卻表現出了相對較強的抗風險能力。

  在缺乏約束的環境下,我國金融控股公司發展雖快,但積累的風險卻給整個金融體系埋下了隱患。

  王勛表示,近年來,一些非金融企業投資形成的金融控股公司盲目擴張,一些高風險業務游離在監管之外,再加上風險隔離機制不健全,導致了金融風險不斷積累和暴露。尤其是少數野蠻生長的金融控股集團存在諸多風險隱患,比如抽逃資本、循環注資、虛假注資以及通過不正當的關聯交易進行利益輸送等,帶來跨機構、跨市場、跨業態的傳染風險。

  央行有關部門負責人介紹,我國金融控股公司主要存在四大風險:一是風險隔離機制缺失,金融業風險和實業風險交叉傳遞;二是部分企業控制關系或受益關系復雜,風險隱蔽性強;三是缺少整體資本約束,部分集團整體缺乏能夠抵御風險的真實資本;四是部分企業不當干預金融機構經營,利用關聯交易隱蔽輸送利益,損害金融機構和投資者的權益。

  持牌經營管住源頭

  這四大風險,正是此次《辦法》出臺后要解決的核心問題。

  王勛表示,《辦法》明確了監管范圍,強化了對金融控股公司在市場準入、資本真實性、關聯交易、公司治理和風險隔離等方面監管,對于規范金融控股公司發展、有效防控金融風險、提升金融服務實體經濟能力具有積極意義。

  從市場準入來說,《辦法》明確投資控股兩類或兩類以上金融機構且達到一定規模的企業集團,應當向人民銀行申請設立金融控股公司,由人民銀行依法對金融控股公司實施監管。

  這意味著,金融控股公司必須持牌經營。設立之時需要滿足一定的“門檻”,這是其未來能夠穩健經營的前提條件,這也符合國際通行做法,如美國、日本、韓國等國家和地區都針對金融控股公司專門立法,明確要求對金融控股公司實施市場準入監管。

  除了在源頭嚴格市場準入,資本來源真實性等也是《辦法》規范的重點。近年來,一些企業通過層層控股、交叉持股金融機構,以負債資金出資,推升整體杠桿率,操控殼公司虛假注資、循環注資,導致整個集團缺乏能夠抵御風險的真實資本。

  因此,新規明確金融控股公司是專門從事金融機構股權投資和管理的企業,不得從事非金融業務,以嚴格隔離金融板塊與實業板塊,有效防止風險交叉傳染。同時,對金融控股公司的資金來源監管強調真實性,要求資金來源真實可靠。金融控股公司股東應當以合法自有資金投資金融控股公司等。

  王勛認為,在統一監管標準的基礎上,《辦法》也體現了保持監管政策的彈性和靈活度,為金融控股公司的健康良性發展預留了空間和過渡期。

歡迎關注